via BBC

午后的我无所事事,带着滑板在公园的健身设施呆坐。
老人小孩都在用设施活动,各人似乎都互不相识,却相互共享着这个空间。而一个特别好动的小孩吸引了我的注意。

他熟练地爬到单杠上,而身边的其他孩子只能默默地抬头望着。他似乎很享受别人的目光。他在单杠上爬爬跳跳,并鼓励其它孩子做出相同的动作,但显然对于他们来说难度太大了。

独孤求败的他发现了我身边的滑板,跑过来左右端详,我便顺势邀请他来试一下,便成功地聊了起来。之后不停地问我能不能做滑板的招数,然后又向我“挑战”各种单杠动作、爬树、俯卧撑等等。但小孩毕竟是小孩,在体能技巧上肯定难胜成人,所以他那些引以为傲的技能对我来说不费吹灰之力。

我起初以为他是那种好胜心极强又不服输,自视高人一等的小屁孩。在我完胜他之后,肯定就耍脾气不会跟我玩了。

然而正相反,他真的只是在好奇我到底能不能做到而已。在成人的世界里,“你会不会某件事”这种问题的背后,往往是被我认为别有用心的。想到这里,我暗暗对自己以恶意揣测了一个单纯的人而感到羞愧。

而继续深入地交流后我得知了,他今年上小学四年级,父母都忙,没有玩伴。于是一放假就会缠着奶奶带他到公园玩。他只是想找一个能跟他一样喜欢攀爬的玩伴罢了。当然,我认为他也很享受别人仰望他的目光。

而他也是真的好动,在我们闲聊的期间会跑出去给刚来的其他孩子露一手,还在他们的惊叹声中爬到公园里标记着“严禁攀爬”的假山顶上。我还得跟他讲不慎摔下来的后果和案例,希望他能意识到自己攀爬可能会导致各种严重后果的。

之后我们边闲聊边玩,大概过了两个多小时,似乎跟我玩得太投契,连原本来这的目的是打篮球,都不打了。她奶奶催着他回家,也推拖着自己能回去,还问我什么时候会来公园玩,期待着下一次相遇。而我自然是不想送他回家,所以我谎称有事道别离开了。

这还是我第一次跟陌生人聊了这么久的天,当然这跟对象是个纯真的小孩有关。这也是我一直期待着的,跟陌生人进行的对话。

要问这场对话有什么意义的话,即是它真正地让我从人与人之间的交流互动中汲取到了正面能量。平时跟同龄人甚至长者的交流,我总是得踮起脚尖一般小心翼翼,对话仿佛是猜谜语。种种顾虑使得交流变成一件极其耗费能量和精力的事情。而这次的对话,我们双方都是真诚的。也因为是陌生人,双方都没有太多的顾虑,只有对对方的好奇,所以我们畅所欲言,可谓是畅快。

在事后我才意识到,我解锁了这个奖杯。生活真是充满了各种意外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