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eatured Image by johnhain on pixabay

时间来到 2020 年,似乎来到了我这一代人所经历过的,人与人之间最分裂的状态。

过去的半年多里,香港发生的事件,让人们再一次因为意识形态的不同而互相对立起来。也给了我一些新的启示和新的角度。平日我们与身边的人和谐相处,但一旦深入去交流,开始互相讨论三观和政治观点,难免会碰到尖锐的地方甚至踩到对方的底线。

就像香港的问题,各个阵营都走到了一个“非友即敌”的地步。双方都拿着帽子在公众场合抓人,一旦你与他们的意识形态相左,就会被强硬地扣上帽子按在地上辱骂甚至施以暴力。理性沟通是极其罕见的。而我身边认为“爱国是底线”、“爱国面前无XX”之类民族主义气息浓厚的朋友也不在少数,所以在他们谈论国家政治问题时,我总是沉默的。

via jqknews.com

而更靠近生活一些,因为又有好友以跨性别的身份出柜。而我因此与另一位顺性好友谈论起 LGBT 群体的话题。当我以为我们年轻一代,已经对这个群体有比较普遍的认识和包容了。结果我却得到了教科书一般标准的 Transphobic 回答,并且不愿意去听取其它意见。

photo by geralt on pixabay

当即我就觉得我们俩人之间出现了一条深深的裂痕。而后跟人交流后也确认,“年轻人会比较包容新事物、新观念”只是我愚蠢、幼稚又一厢情愿的观点。这件事也加深了我对朋友和亲人这种关系的怀疑。

环视一圈我意识到,这样的矛盾就隐藏在我和身边的每一个人心里,随着我们之间的交流加深,我们都会发现彼此之间的矛盾。有的就像是地雷一样,一旦踩到俩人就此疏远甚至决裂。

Roy Scott/Getty Images/Ikon Images

所以一直以来我才会本能一般地,与身边的人保持一定的距离,让交流保持在表面,或者在争议话题前保持沉默。但一方面,我的内心又总是期望着与人深入地、开放地去交流各种问题,但通常这样做的结局都是不欢而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