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在正式过年的数小时前,我偶然瞟见客厅的电视上正在播放的节目是春节晚会,才惊觉这个平淡如水的晚上,竟是如此重要的节日。

尽管我对节日并不敏感,甚至我至今也不太能分清楚大年三十、除夕夜、大年初一、初五等节日具体是几月几号以及这些节日背后的含义。但如此草率的除夕夜,确实地刷新了我的敏感度下限。

之所以如此,也许是因为这一两周以来,社会并不太平。武汉爆发的新型冠状病毒的疫情来势汹汹,对此的讨论也是铺天盖地。病毒从仅是手机上的一则新闻,迅速地杀到了全国每个人的身边。使得整个社会都绷紧了神经来应对这次疫情。

抬头看看电视里一片歌舞升平,青春靓丽的明星在舞台上奋力表演。低头看看手机里哀鸿遍地,疫区前线医护人员崩溃大哭,每次刷新都会有新增加的病例,民众愤怒指责政府之无能……

那时我仿佛置身于天堂和地狱之间。